欢迎来到逆强冬网赚平台 - 一家正规靠谱的互联网赚钱网站! 合作QQ:1393446413

免费提供最新、最全的网络兼职赚钱项目

【云南传销】_云南反传销:曲靖麒麟区最大传

2020年7月6日,曲靖市麒麟区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刘波等42名被告人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非法拘禁、抢劫一案。该案系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麒麟区人民法院审理的涉案人数最多的一起恶势力犯罪案件。曲靖市麒麟区人民检察院派员出庭支持公诉,并指控:2018年至2019年5月间,被告人刘波、陈碧春伙同其他人员组成恶势力犯罪集团,以销售“天津天狮生物发展有限公司”产品为名,在不具有任何产品的情况下,在曲靖市麒麟区进行传销活动,骗取他人财物。该犯罪集团分为大老总、老总、领导、老业务员、新业务员五个层级,通过领导也称“家长”组建以“家”为单位的犯罪窝点,“家”中安排管家负责协助“家长”管理日常事务。

对部分不愿意配合的被害人,通过殴打、威胁、恐吓等手段逼迫其向犯罪集团上交“购买产品”的费用。同时,各传销窝点的人员之间存在相互轮换、相互协助控制被害人、收取被害人“购买产品”费用等情况。被害人加入犯罪集团后,为了能够获得更多提成或者晋升级别从而达到尽快获取更多回报的目的,便会以同样的犯罪模式诱骗新的不特定年轻群众加入该组织,或积极参与实施对其他业务员骗来的被害人的犯罪行为,形成循环犯罪模式。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刘波、陈碧春、苏念、梁秋玲、黄开浪等四十二名被告人无视国家法律,结伙为共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而形成犯罪集团。该犯罪集团采取暴力、威胁等手段,多次强行劫取被害人财物,并对多名被害人实施非法拘禁,不仅侵害了被害人的人身、财产权利,还扰乱了社会、经济秩序,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系典型的恶势力犯罪集团,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庭审中,控辩双方围绕各被告人的具体犯罪事实,进行举证质证,并对案件的事实、证据及法律适用等问题进行了法庭辩论。

广大市民群众一定要警惕规则复杂、名头响亮的投资项目和经济活动,这其中往往隐藏着传销陷阱。同时,还一定要警惕网络交友陷阱,网络交友要注意核实对方是身份信息,在要求见面、涉及财产等问题上要慎之又慎,一旦落入不法分子的圈套,不仅容易陷入违法犯罪当中,也会给自己的人身安全带来危险。因此,当我们发现传销活动时,应当立即向公安、工商部门进行举报,避免悲剧发生。来源:麒麟区人民法院【防传销公益网】:反传销,反洗脑,解救传销受害者!预防传销,从这里开始!

保山小伙张某被朋友骗进楚雄的一个传销组织,得知被骗后,他想找机会逃离,但白天黑夜都有“监工”看守,一直无法脱身。2018年春节前的一天凌晨,张某上厕所时,与负责看管的“监工”王某发生争执,其间,张某用羽绒服帽檐上的一根带子将对方勒死。公诉机关指控张某涉嫌故意杀人罪,近日,楚雄中院开庭审理了此案。小伙被骗进传销组织卖化妆品2018年1月21日,保山昌宁小伙张某被一个朋友骗到楚雄,到楚雄找到朋友后,他才知道这是个传销组织。张某得知自己被骗进传销组织后,当即提出要离开,并用手机在网上买了一张返回保山的车票。但传销组织头目李某安排组织里的主要成员王某等人看管张某,不准他逃离,并将张某的手机和身份证搜走。张某供述:这个传销组织主要是卖化妆品,每套2800元,要求他把化妆品卖给自己的亲戚朋友,就能从中赚钱。王某是传销组织中负责看管张某的“监工”,不仅要看管好张某,还要不断地给张某洗脑,让张某发展身边的亲戚朋友,加入传销。

争执中用衣帽带子勒死“监工”法庭上,张某说,因为不肯就范,他先后五六次被传销组织的人员殴打,并有专人对其进行看管,连夜间上厕所,一般都有两三个人盯着。2018年2月10日凌晨,张某想上厕所,看管他的王某就跟着一起到了出租房的厕所里。据张某供述:进入卫生间后,王某对他说:小弟,今天领导(传销组织头目李某)讲的话,你听清楚了没有?如果弄不到五六万元,是给男人丢脸,你丢得起这个脸吗?为了你和家人的人身安全,你还是好好考虑吧!领导只给你3天时间,3天后,领导来了,就不知道会做啥了。要是他(领导)废了你,任何人都帮不了你。张某听到这些威胁后提出:“我给你(王某)1万元,请放我。如果你不好交代的话,我们一起离开这个传销组织。”“你怎么就听不进去呢?还想逃跑。”王某当即拒绝了张某的请求,怒火中,王某用手掐住张某的脖子,并将张某推到卫生间的墙角处,用力地掐住脖子,双方这样一直持续了4分钟左右。这时,张某从自己所穿的羽绒服帽檐上,拉下一根带子缠绕王某的颈部,并用力拉扯两端。在这过程中,张某提出一起松手,可王某就是不愿意。10多分钟后,王某完全失去了反抗。随后,张某用衣物塞在王某的嘴里并离开卫生间,导致王某死亡。

检察机关指控:张某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同时,公诉人认为,案发后,张某主动打电话报警,等待民警抓获,属于投案自首;同时,被害人在这起案件中,有一定的过错。法庭上,死者家属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赔偿请求,要求被告人赔偿损失64万余元。张某的辩护人认为,张某自从知道被骗进传销组织后,一直想逃离却没机会。事发当晚,王某对张某进行语言威胁、侮辱,并先动手掐住张某的脖子推到墙角,王某具有严重的过错,加上张某被传销组织控制,是在受到不法侵害时,实施了正当防卫。导致了被害人死亡,应属于防卫过当。张某的辩护人还表示,该传销组织看管张某的那些人,已涉嫌非法拘禁罪。本案发生后,公安机关还借机打掉了一个传销组织。公诉人认为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对于民事赔偿,被告人表示,尽最大能力给家属赔偿。

原标题:小伙身陷传销被禁20天勒死“监工”后报警他要担刑责吗

18名身穿囚服的被告人坐在刑事被告席上,他们有的是夫妻,有的是母子、有的是表兄弟……这是一个非法传销团伙,他们打着“贵州绿缘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的名义,发展了上百名传销成员。昨日,官渡法院开庭,该团伙中的18名“业务经理”和“A级老总”受审。假借“连锁销售”,拉人头买份额昨日上午9点半,18名被告人被依次带入官渡法院中法庭,被带入法庭的一瞬间,被告们纷纷转向旁听席,寻找着朋友和家人的身影。这18名被告人,除了3人以外,全都来自天津。他们中有夫妻、有父子、有兄弟……其中一名被告人霍某还是大学本科生学历。公诉机关查明,2009年年初以来,李某、陈某、侯某等21人(其中一人另案处理,两人取保候审后在逃)在昆明市官渡区小板桥街道办事处织布营村、官渡街道办事处宝澜苑小区等地,以“贵州绿缘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的名义,假借“连锁销售”的方式,拉人头买份额,实行“五级三阶制”的等级晋升制度进行传销活动,参加者购买份额加入后,通过发展下线参与传销,提高自己的等级和提成利益。2010年8月31日,公安人员在十里长街伊天园餐厅将A级高级业务员陈某、侯某等16人抓获;在十里长街凯旋花园小区将陈某抓获,同日在官渡区宝澜苑小区抓获刘某(在逃);9月19日,参与传销活动的刘某、周某、张某将该组织高级业务员李某某扭送至公安机关。10月19日,在两个网吧内分别抓获该组织两名业务经理杜某和霍某。公诉机关指控,18名被告人的行为已经触犯刑法,应当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追究刑事责任。法庭激辩

公诉机关宣读了被告人们落网后,公安机关扣押的物品。几乎在所有被告人的家中,都搜出了手链、戒指、项链等高档首饰,还有一些纪念表、劳力士手表等物,以及大量现金和数辆轿车。对于这些物品,被告人和辩护律师认为,有部分都是被告人的私有财产,不是传销非法所得。尤其在扣押的轿车一项上,控辩双方争议较大。有辩护人称:“汽车有多种用途,不能说在从事传销的过程中开过这辆汽车,就是传销的作案工具。”公诉方回击称:“菜刀也不止一种用途,但只要用它杀了人,它就是作案工具,不能说它也用于切菜,所以就不是作案工具。”另一辩护人立刻反驳,称把“菜刀”和“汽车”划等号不妥:“那么有些窝藏赃物的房屋、仓库,是不是也成了作案工具,应该没收?”其认为应当看该车辆是否是用传销的非法所得购买的来认定。对此,公诉机关宣读了相关涉案被告人在公安机关的供述,证明其已经承认该车辆是传销活动的涉案车辆。被告人:“我们也是受害者!”公诉机关认为,该传销团伙结构严密,有严明的管理制度。组织以做生意为名,将“下线”骗到昆明,组织中专门有“讲师”给新来的成员讲课,称公司项目是国家西部大开发的扶持项目,是合法的,以此给新成员“洗脑”。为了保密,该组织明确规定,发展的“下线”只能是外地人,不能发展本地人。该组织按照“五级三阶制”的形式,发展了多个分支体系,A级老总下面还有BCDE四个级别。根据该传销团伙的规定,出资3800元认购一份产品就能成为E级(初级)业务员,即加入传销组织,享受购买第二份产品3300元的优惠;往上还有“业务组长”、“业务主任”、“业务经理”以及“高级业务员”,也就是俗称的“A级老总”。如果一次性出资69800元购买21份产品,就能直接跳升成为业务主任。600份以上,其中吉林女子李某发展的下线份额居然高达700份以上。对于这些份额,部分被告人称其中很多都是自己掏钱购买,相当于花钱“买级别”,实际上自己根本达不到公诉方指控的“A级老总”的级别。庭上,十多名辩护人均为相应被告人做了有罪罪轻的辩护,认为“是初犯偶犯,认罪态度好,此前并不知道是犯罪”,请求法庭给予从轻或减轻处罚,也有辩护人提出,可以适用缓刑,甚至监外执行。

版权保护:本文由 逆强冬网赚小编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newping.cn//mfwzxm_5042.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看了 「【云南传销】_云南反传销:曲靖麒麟区最大传」 的还看了